「可唔可以唔比人偷我啲相?」

有些客人在製作網站前會提出「不想被偷相」這個要求,細問下原來是想封鎖Mouse右鍵或防止拖曳圖片下載的意思。我心裏笑想:「用Printscreen截圖不就可以了嗎?真的這麼蠢嗎?」當然,有些網站還是會以連結覆篕到相片上,或把相片設成背景圖防止直接拖曳下載,對普通人增加了偷相的動作成本,但真正的「小偷」總會有方法破解。

繼續閱讀 「可唔可以唔比人偷我啲相?」

3個網絡教我的設計態度

Google

我讀大學時是修設計的,當我需要做research、找靈感時,最重要的幫手就是Google,除了能找到很多有用的圖片外,更幫我發現Behance, Dribbble, FWA, SiteInspire等等一類設計作品平台網站。當然更重要的是要找資源,做功課一般無所謂,隨意下載圖片、字型、Clipart等等。慢慢就習慣了不停search很多東西,而更重要的是這陪養了自學的習慣,每當有難題就去Google,久而久之更開始主動發問,到stackoverflow網站問一些google不了的答案。我認為人生最重要的一所學院就是Google,而最重要的老師就是一眾Google的搜尋結果。所以凡事只要主動去search,應該沒有問題解決不了。

MVP

記得多年前與developer朋友傾談一些idea時,他說的idea已做了一個原型(prototype)。對於設計師而言,我很驚訝idea是可以未經打磿到完美就出品。的確,如果凡事都需要完美才推出,很可能自己便會被那種龐大的工作量嚇怕,往往只停留在口講的夢想階段,所以行動力最重要,其實那就是所謂現時很流行的術語Minimum Viable Product (MVP),中文即是最低可行性產品。網絡型態的設計其實更具優勢,因為可以隨時改,而這樣其實也衍生另一狀態,就是設計其實並不會完美,永遠都可以做到更好,換個角度看就是做長線,考驗你如何經營而不是開始一件事。我相信其實很多行業都可以應用這種思維,只有你敢不敢說了就立刻做。

Open Source

曾經讀過一篇關於怎樣提升自己的設計技藝的blog,裏面提到其中一個方法就是分享。我覺得華人/港澳文化不太注重分享,意思是分享一些獨特的想法或經驗,我們做的多是轉發,不夠多原創的東西貢獻出來。有句老土的成語叫「教學相長」,自從我開始於本地學院教授設計,我覺得這個成語是正確的。當你去整理經驗去教導學生時,你會發現自身不足,從而可以更鞏固知識,正如在這裏寫blog一樣,我也覺得像在隔空的交流,即使沒人看,對個人而言也是幫助我再次認識自己。我覺得注重分享的精神其實是來自開源(Open Source)的概念,現代的網絡項目很多都會開源,目的是要發揮大眾的力量去讓作者創造出來的事情變得更好,甚至影響外界。

若果所有人都自私,此文的第一點將不會成立,整個世界的運作將會慢得多,所有人都要Reinvent the wheel。我希望這3個態度能對你有所啟發,增加你的行動力。

非法的設計,美好的生活

你有沒有用過「老翻」?你的電腦作業系統是正版嗎?iPhone裏正在播放的音樂是從iTunes買的嗎?公司上各部電腦所安應的軟件有獨立的license嗎?正在安裝的字型是從朋友處copy來的嗎?你為甚麼要犯法呢?

尤記得Gabe Newell,著名遊戲廠商Valve的CEO說過“Piracy is almost always a service problem and not a pricing problem”,意譯是「盜版差不多只是服務性的問題而非價格」,他是想說盜版提供了更方便的方式供人們選擇,而非純粹因為免費。正因他有這樣的想法,所以Valve設計了Steam這個遊戲平台。

瀏覽成千上萬的遊戲資源、下載最新遊戲試玩、認識志同道合的玩家等等,一切都可以在Steam做到,敏捷的Steam成為了一眾玩家的遊戲大廳,而並不是一家線上遊戲商店那麼簡單。雖然某程度上它是革了遊戲界的命,然而他所設計的體驗其實建基於以往下載翻版遊戲的過程。在Steam上找一款想玩的遊戲跟你以往在討論區下載翻版遊戲一樣方便,加上因為它是合法的,所以能與遊戲廠商更密合作,一定有最快最新和最安全的資源提供。另外適逢線上遊戲的興起,翻版遊戲更難突破一些驗証機制而開始沒落,這種平台就更加佔盡天時地利,花了大錢做盡各種防盜版措施的廠商就只好搖頭嘆息了。

回到澳門,近日鬧得沸沸揚揚的Uber其實也是同樣情況,這是一個服務設計的問題並非犯法與否的問題,我認為政府的著眼點絕對是錯了。試幻想,若果「黑的」必需要跟Uber一樣的模式營運,以App作為體驗入口,提供司機資料、評分機制、應召功能甚至一樣有送禮選項(很討厭送禮這個用字,我現在是去拜年嗎?若我討厭某司機能否讓我奉上祭品?),或許不至於有現在這麼多的問題。如果市民可以為司機評分、「飛的」的記錄能被追蹤,警察也更易隨時隨地監察的士行為…我想市民並不是很喜歡Uber,只是極度需要一個好的出行體驗。回想「老翻」的問題,人們是會即使犯法也會希望享受方便美好的生活。從來人們想要的就只有更好的生活,而只有創新才能建立符合時代的體驗。